周忠元:人生的閲歷是文學創作最好的素材 ——讀《月是故鄉明》有感

2021-09-27 15:50:56 來源: 大眾網 作者: 周忠元
play

  《月是故鄉明》雖出版不久,大概是因為作品太打動和感染人的緣故,很快就有眾多評論性的文章刊出。忙裏偷閒看了一些,只是看得越多,自己想寫點什麼的念頭就越小,因為我想表達的似乎大家都早已把它窮盡了,而且説的比我想説的更為深刻全面,寫的比我想寫的更為精彩生動。

    但王剛兄畢竟是我的摯友,我又是第一時間拿到了他的簽名大作,必須要寫點什麼,才能對得起我們之間的兄弟情長。

    初讀《月是故鄉明》就被王剛兄嫺熟的講故事的技巧所征服。按説散文是不需要太多敍事技巧的,因為散文的本質特徵就是“形散神不散”,甚至在某種程度上“文法散、筆法散、章法散”已成為衡量散文體裁的主要標識。但是讀《月是故鄉明》一書,你很快就會陷入王剛兄娓娓道來的故事情境之中,個人的身世之謎,傳奇的尋親之旅,愛情的一波三折……甚至與委內瑞拉出租司機的對話都構成了蒙太奇式的故事鏡頭,一幕幕、一幀幀,不停地閃現在我們的腦海中。我不得不讚嘆王剛兄駕馭故事的能力。因為,你總是在不經意之中就被他帶入到“一地雞毛”般的故事情節裏,如在耳畔的對話情境裏,映入面前的音容笑貌裏,細緻入微的典型環境裏。最可貴的是,作品沒有現代敍事理論的生吞活剝,沒有為過度追求形式的牽強附會,而是以“講故事”的方式展開自己人生經歷的各種生活場景,各種不同的真人真事,表達自己真實的情感情緒。作者的敍事明顯帶有典型的中國傳統民間敍事的特徵,“説話人”彷彿就在你的眼前站立着,讀其作品,單從敍事上就有返璞歸真的感覺。恰恰因為這個緣故,反而引人入勝,讓讀者身臨其境,意猶未盡!

    細讀《月是故鄉明》,會被王剛兄豐富的人生閲歷所征服,因為豐富的人生閲歷是文學創作最好的素材。《月是故鄉明》之所以感染人、打動人,我想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是王剛兄寫了自己最熟悉的人、最熟悉的事、最熟悉的情感,他自己的人生經歷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學富礦。優秀的作家都要深入生活,體驗生活,才能創作出優秀的作品,“採風”自古至今就是文學藝術家創作的重要活動。王剛兄不需要“採風”,因為他自己傳奇的人生經歷遠比主題先行的“採風”更精彩!從此角度而言,王剛兄是聰明的,他的作品創作選擇了自己最熟悉的創作素材,甚至是第一時間的有感而發,而這才是文學的精華。白居易的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”的古訓,在《月是故鄉明》這部作品中隨時都能找到註腳。寫自己的妻兒、母親、父親、岳父、姐姐、舅母、老鄉、鄰居,都是身邊最熟悉的人;寫委內瑞拉、西班牙、加拿大、美國,都是自己最熟悉的工作地;寫愛情、親情、鄰里情、同學情、老鄉情,都是自己經歷的事情引發的肺腑之情。王剛兄最大的聰明,大概就是他只寫自己最熟悉的,只寫自己經歷的,這會讓他很容易駕馭張弛有度的情感,敍説開合自如的故事,塑造真實豐滿的人物。

    再讀《月是故鄉明》,被王剛兄熾熱的情感所感染。王剛兄的經歷很傳奇,傳奇的背後也有很多辛酸的淚水和艱苦創業的血汗,但是我們在《月是故鄉明》中看到的更多的是樂觀向上,是愛國情、家鄉情。在“小我”和“大我”之間,作者很好地做到了“在場的缺席”和“缺席的在場”的轉換。月是故鄉的月,故鄉是明月的故鄉,一個遊子對祖國的熱愛、對故鄉的眷戀充滿在樸素的語言文字之間,充滿在質樸的情感表達之中,充滿在“樂以天下,憂以天下”的牽掛和期盼之中。最為巧妙的是,作品的情感表達總是自然流露、自然傾瀉,“如萬斛泉源,不擇地而出。在平地滔滔汩汩,雖一日千里無難。”“常行於所當行,常止於不可不止。”作者沒有絲毫的雕琢和修飾,沒有任何的掩飾和遮藏,沒有刻意的拔高和迎合,讓讀者讀來沒有任何的違和,沒有絲毫的阻滯,且能有“於我心有慼慼焉”的感慨。自然本色是作者不經意的“經營”,真實流露是作者不能把控的“狡黠”。這恐怕也是《月是故鄉明》能夠打動感染我們的原因之一吧!

    其實,如果有時間細細品味作品,細細品味王剛兄的人生經歷,細細品味與他交往的點點滴滴,你總會感覺“文如其人”説的一點都沒錯!

  作者簡介

    周忠元,文學博士,4px香港查詢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,文學院院長,山東省水滸研究會副會長,中國散文創作與研究中心主任。

初審編輯:李洪鵬

責任編輯:孫貴坤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